关注尤尼控微信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1|回复: 0

[战国安土] 越后之龙对魔王的威慑——通说中的手取川合战

[复制链接]

18

主题

91

帖子

2万

积分

神之笔

精华
3
功勋
1064
尤尼币
65894
名望
1054
神眷
50
注册时间
2016-5-10
在线时间
19 小时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历史的迷人风采,尽在尤尼控领域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越后之龙对魔王的威慑——通说中的手取川合战 - 尤尼控领域 - mp60066951_1456190386975_12.jpeg


本文所述内容为通说中的手取川合战经过,至于手取川真实与否的考辨文后续会发。



【战前背景】



天正3年(1575年)8月,以天下布武为目标的织田信长命令柴田胜家向越前侵攻,当时支配越前的是石山本愿寺的一向一揆总大将下间赖照,勇猛的柴田胜家很快便击败了下间赖照,还将其手下的一万两千名一向宗信徒给处死了。

织田军的入侵越前,令越后的大名上杉谦信产生了危机感与不快感,加上织田信长驱逐将军足利义昭,灭亡了室町幕府。对此,仍效忠室町幕府的上杉谦信开始对织田信长感到不满,看来之前织田信长对上杉谦信又是送礼又是甜言蜜语地说要守护室町幕府的话,全是谎言,而且按照织田军的侵攻速度,原本离着十万八千里的两家,领地也即将接壤。

(织田信长曾赠送狩野永徳画的『洛中洛外図屏风』,以表诚意,上杉谦信深受感动。)

在这之前,由于甲斐武田氏一向和石山本愿寺交好,所以上杉谦信和一向宗一直处于敌对状态。在武田信玄死后,为了重振幕府的大义名份,上杉谦信破弃了与阳奉阴违的织田信长的同盟。

为了对付织田信长,幕府将军足利义昭开始撮合上杉谦信与一向宗的关系。天正4年(1576年)上杉谦信与本愿寺显如达成和睦,二大势力准备共同夹击织田信长,拉开了“第二次信长包围网”的序幕,而这次信长包围网,则是以上杉谦信为主导的。

天正4年(1576年)9月,在长筱之战被织德连合军击败的武田胜赖也与上杉谦信和睦,上杉谦信解除了武田家的威胁牵制,便开始放开手脚,率领2万大军为打开上洛攻击织田信长的道路,首先开始越中、能登的侵攻。



【谦信上洛 能登攻击】



越中地区的守护本是河内畠山氏担任,进入战国时代以后,畠山氏在此地的守护代的神保氏、椎名氏等在此争夺地域霸权。而能登一方,畠山家的第7代目畠山义总中兴了能登畠山氏,亦是畠山氏的全盛时期。

不过好景不长,畠山义总死后,畠山家的大权落入了有着“畠山七人众”之称的家臣团——游佐续光、 温井总贞、 长续连 、游佐宗円、平总知 、三宅总广 、伊丹总坚等人之手。

在这样的背景下,当主畠山义纲在永禄9年(1566年)被家臣团放逐,而家臣团拥立的畠山义庆则在天正2年(1574年)2月被家臣游佐续光与温井景隆暗杀,继任畠山义庆之后的家主,畠山义庆的弟弟畠山义隆也在天正4年(1576年)死去。

家主的连续更迭,使得畠山家更是大权旁落,权臣纵横。“畠山七人众“”在畠山义隆之后,更是立畠山义隆年仅2岁的幼儿畠山春王丸继任家主,主幼臣疑,畠山家的大权自然牢牢地把控在了家臣团的手上。

不过,这并不算什么好事,面对上杉谦信的攻击,能登畠山氏的家臣团在上杉谦信的威逼利诱下,发生了分裂,其中长氏为亲织田派,而游佐氏为亲上杉派。由于亲信长派的长续连、长纲连父子的势力在家中较大,因此七尾城城内最终做出了反抗上杉谦信,等待信长援军的决定。

上杉谦信在每次开战都需要有“大义名分“”来保障补给线与后方的安全,对于七尾城的决定,上杉谦信决定以立畠山氏在上杉的人质畠山义则(上条政繁)为畠山氏当主,恢复能登治安为理由对七尾城展开了攻击,上杉谦信的借口遭到了畠山家臣团的集体拒绝,畠山家在能登做出了激烈的抵抗,抗击上杉谦信的攻击。



【能登畠山氏的七尾城】


越后之龙对魔王的威慑——通说中的手取川合战 - 尤尼控领域 - 1.jpg

七尾城



七尾城位於能登半岛东南部,属於石动山脉北端的尾根七尾山上,在标高300公尺险峻山顶建筑的山城,属於难攻不落的之坚城,向东看可一览无遗七尾湾。

“七尾”之名来自“七つの尾根”(松尾・竹尾・梅尾・菊尾・亀尾・虎尾・龙尾),七尾城也是一座有无数的砦配置而形成大规模的山城,别名“松尾城”或“末尾城”,通称为“城山”。

七尾城的“本丸”设立在山顶之上,有天守阁可以远望七尾湾,本丸西北方延伸出的尾根处,是重臣团住宅区“屋敷の曲轮”(游佐氏、温井氏等都住在此),同时也是由“西の丸”、“桜马场”、“二の丸”、“三の丸”组成的梯郭式的构筑。整座城的最西方是吊祭畠山氏祖先与战没者的“安宁寺”。

山城七尾城使用石垣为墙、特别是本丸北侧石垣使用3段积之工法。战国时代的七尾城下非常繁荣,城下街道沿有1里千门万戸的家屋并列的记录。



【第一次七尾城侵攻】


越后之龙对魔王的威慑——通说中的手取川合战 - 尤尼控领域 - 2.jpg
第一次七尾城侵攻



能登七尾城城内在老臣笔头长续连指挥下,决定笼城战。作战配置如下:长续连守七尾城大手口,温井景隆守古府谷,游佐续光守蹴落口。同时,长续连为在谦信背后扰乱,策划笠师村与土川村、长浦村等领民发动“领民一揆”。

不过,上杉谦信因为有长期对恼人的“一向一揆”的丰富经验,因此对处理一揆这种暴动十分内行,上杉家在第一时间迅速掌握一揆的情报网,很快的就将一揆全面镇压下来,随后上杉谦信率领的大军迅速包围了七尾城。

十月,上杉谦信经过津幡、高松、一ノ宫天到达神河原着阵,但是七尾城是畠山义总时代所筑可与春日山城匹敌之难攻不落的坚城,因此上杉谦信决定为孤立七尾城先将能登地区的支城群攻陷。对此,七尾城内的畠山军经过军议,决定放弃各支城,将主力全部放在七尾城死守。

上杉军首先攻陷的是熊木城(鹿岛郡中岛町谷内)、穴水城、黒滝城(珠洲市正院町川尻),紧接着,在其他守军还来不及反应时,又相继攻陷了富来城(羽咋郡富来町八幡)、城ヶ根山城(羽咋郡富来町)、粟生城(羽咋市柳田町)、米山城(凤至郡柳田村)。

周围支城的陷落,让七尾城陷入孤立。

12月中旬左右,上杉大军再度将七尾城团团围住。上杉谦信在七尾城的附近建造了石动山城,并以此作为进攻的据点,对七尾城发动了总攻击。然而,七尾城不愧是著名的战国坚城,骁勇善战的上杉军多次对其发起猛攻,均以失败而告终。

攻城不利,担心会有过多伤亡的上杉谦信决定围城作战,于是,在七尾城下,长期的围困战由此开始。在石动山城度过新年以后,上杉谦信着手准备于2月再次对七尾城发起总攻,并争取这次能够迅速解决战斗,攻克七尾城。

天正5年(1577年)3月,正值此关键时刻,突然传来北条氏政正在进攻上杉谦信的后方领地上野国的消息。不得已,上杉谦信只好解除包围,率军撤回国内。

在离开前,针对七尾城,上杉谦信在附近各支城配置了人员防守,分别如下:

熊木城:三宝寺平四郎、斉藤帯刀、内藤久弥、七杉小伝次

黒滝城:长景连

穴水城:长沢光国、白小田善兵卫

富来城:蓝浦长门

石动山城:上条织部、畠山将监

在布置完防御之后,上杉谦信安然率军返回春日山城。



【畠山军反撃】



上杉谦信返回越后没多久,七尾城中的畠山军立刻对上杉家展开了反撃。熊木城内因畠山家臣甲斐亲家的谋略促使斉藤帯刀反叛而落城,七杉小伝次自杀、三宝寺平四郎与内藤久弥战死,富来城被畠山家臣杉原和泉为总大将攻下,蓝浦长门被捕处死,而畠山家家老长续连亲自夺回自己的居城穴水城。畠山军的凌厉攻势,迅速将失陷的领地陆续光复,各支城失土重新回到了畠山家的支配之下。



【第二次七尾城侵攻】



天正5年(1577年)闰7月,上杉谦信击退了来犯的北条军,再度率领大军攻击能登半岛。惊讶的长续连只得将夺回的各支城再度弃守,以全部兵力集中七尾城。此时长续连号召领民全民抗战,半强制地将领民移入七尾城笼城,对抗上杉家的侵略。在长续连的安排之下,城内兵士与领民加起来有15000人之多。

上杉家的长泽光国与辔田肥后率先强攻七尾城,与此时担任实际总指挥的长纲连交战,被长纲连击退,武将十余人被讨取,长纲连和七尾城内的笼城士兵士气大振。

不过此时因为聚集了大量的兵士与领民于狭小的城内,七尾城因为卫生不佳导致疾病与瘟疫蔓延——七尾城内因屎尿处理能力不良,城内各所粪尿放置在极不卫生的状态,才致使疫病发生。也因此,坚城七尾城内有许多人病死,幼君畠山春王丸也在笼城战中感染瘟疫病死。

7月中,陷入瘟疫危机的长续连派儿子长连龙为使者冒死变装逃出城,奔向安土城向织田信长求救兵,织田信长同意派遣后诘军驰援,已经出城并回不去七尾城的长连龙又跑去小伊势村煽动一揆,想以此骚扰上杉军。然而,长连龙煽动的一揆又事前被上杉谦信瓦解,此时七尾城落城已迫在眉睫,城内守军的士气也大为下降。

因为眼见着继续笼城抵抗下去也毫无无胜算,亲上杉派的畠山家家老游佐续光便想取得家臣团的执政权,便与上杉谦信勾结,再联合温井景隆与三宅长盛(景隆的弟弟)成为上杉谦信在七尾城内的内应。一向自诩光明磊落的上杉谦信,在对城池久攻不下时也是会玩,玩起了自己号称看不上的不义之事,上杉谦信答应他们,如果当内奸,畠山氏的旧领与七尾城就都赏赐给他们(「内応すれば畠山の旧领と七尾城を与える」)。

9月13夜, 胜券在握的上杉谦信在石动山城望著月亮作诗:

霜は军营に満ちて秋气清し (霜满军营秋气清)

数行の过雁月三更 (数行过雁月三更)

越山并せ得たり能州の景 (越山并得能州景)

遮莫家郷の远征を忆うを (遮莫家乡忆远征)

(此汉诗在頼山阳『日本外史』中广泛流传,可能是后世创作)

9月15日夜,七尾城内月光光心慌慌,城内的内奸造反,七尾城的城门被内奸打开,放上杉军进城,在动乱中,长续连、长纲连、长则直等长氏一族100多人全部被游佐续光所杀。长氏一族中唯一的幸存者只剩下之前出城向信长请求援军的长连龙与长纲连的夭儿菊末丸。七尾城也落入了上杉谦信的手中,能登完全成为上杉的势力。

在接收了七尾城后,上杉谦信准备继续驱逐在加贺国的织田势力,向西进攻下七尾城西南方的能登末森城。而松任城由一向宗若林长门守和睦开城,此时的织田军仍不知道上杉谦信与一向宗已经是一家人了,上杉军也悄悄地展开了与织田军决战的态势。



【手取川之战】

越后之龙对魔王的威慑——通说中的手取川合战 - 尤尼控领域 - 3.jpg

手取川之战


在七尾城遭到上杉谦信的攻击时,另一方面,接受长连龙要请的织田信长,集结了总兵力达40000人的援军,由织田家最勇猛的大将“破竹柴田”柴田胜家为先锋,率领18000人的军势先行,织田信长随后准备亲率30000军势出阵。

柴田胜家织田大将的援军在8月8日从越前国北之庄城出发前往能登国,因为上杉谦信开始承认一向宗的信仰权,受到上杉方的“加贺一向一揆”骚扰的羽柴秀吉军在进军时受到阻力,没有及时到达。柴田胜家在越过手取川后,于水岛附近布防,形成背水之阵,通常背水阵是以必死之觉悟有效的阵式,但柴田胜家此时尚未得知七尾城已经沦陷的消息,认为上杉谦信此时仍在围攻七尾城。

越后之龙对魔王的威慑——通说中的手取川合战 - 尤尼控领域 - 4.jpg

手取川位置图手取川位置图


织田军在前线筑起像长筱合战时对付武田胜赖那样的栅栏,又带来了织田军最得意的大量铁炮队,准备再用长筱合战那招对付上杉谦信,将东国的两支劲旅中的幸存者上杉军照葫芦画瓢地歼灭。

然而,与长筱之战不同的是,此时织田军认为上杉军不在附近,战备有些松懈,并且曾经击败过战国最强军团武田军的织田军也没有太把上杉军当一回事。这时,上杉家的“轩辕”忍者悄悄地在战场前线,将柴田胜家的侦察队通通给暗杀掉了,使得柴田胜家无法及时掌握上杉军的动态,织田军顿时成了一个瞎子。

9月22日,上杉谦信在七尾城陷落后,接到了由间谍系统“轩辕”忍者传来的以柴田胜家为大将的织田军接近的消息,上杉谦信仅带著几个亲信伪装成“山伏”,亲自骑马前往手取川附近,观察敌情。在视察后,上杉谦信进入了松任城召开军议,上杉谦信决定采取夜袭战,因为他认为“夜晚可使铁炮威力减弱”(意思应该是天黑比较射不准)。同时,上杉谦信命令以小兵力为单位,在夜间先渗透奇袭,并加强夜袭时暗语口令,以免与织田军混战时误杀友军。在这个时候,织田军的内部也发生了变故,迟到的羽柴秀吉与柴田胜家意见对立,竟然擅自率军离开了水岛阵地。

越后之龙对魔王的威慑——通说中的手取川合战 - 尤尼控领域 - 5.jpg
加贺能登城池分布图加贺能登城池分布图

9月23日夜晚,身经百战的柴田胜家得到七尾城落城与谦信大军到达松任城的消息,而且一向是谦信死对头的一向一揆军竟然与上杉谦信联合起来,柴田胜家知道大势不妙,马上下令撤退,但柴田胜家手下的可是18000人的大军,不是一时说走就能马上走的。

人倒霉的时候,喝口水都塞牙,在这个时候,天上突然下起了大雨……柴田胜家以及织田军的诸将远远地就看到了“毘”字旗的出现,知道了上杉谦信此次乃是亲征。泷川一益、丹羽长秀、斋藤长龙、安藤守就、前田利家、佐佐成政、原长赖、金森长近等织田猛将们莫不眉头深锁。随后,柴田胜家急令前线守军挡住上杉军的进攻,同时督促大军速速拔营,渡过手取川。

此时,上杉谦信手下的长枪足轻大队已经开始冲杀过来了,更糟糕的是,织田军最得意的铁炮队隔著栅栏准备开火,却因为雨水打湿了铁炮,无法击发,织田军的前线很快就被上杉谦信给打崩了,纷纷往后逃命。士气高昂的上杉军与一揆势奋勇追击织田军,这时雨势越来越大,手取川因山洪爆发,水位大涨,败走的织田军在混乱中有不少人都溺死于手取川。

通说中,织田军在此役中有1000多人战死,此役也被称为“手取川合战”,上杉谦信的一连串的胜利,使得加贺国北部、能登国、越中国全都落入了上杉氏的势力范围。不过,证明手取川之战存在的资料只有上杉谦信的一封给予加贺一向宗将领的感谢状,在织田方资料如《信长公记》中则是全无纪录。

详细的战况没人知道,但是在上杉家的文书中,谦信公有段记载:“一战方知,信长实乃弱,若如此,上洛亦非难事。”,查来查去“一战方知”的一战,除了手取川这一战,还真找不到此时间上杉与织田有何战斗的记录。



【害怕的信长】



织田信长知道柴田胜家在北陆吃了鳖,立即止步不前,并马上派使者跟上杉谦信解释这全是“误会”。同时,织田信长让使者低声下气地传递消息说:如果上杉谦信公要上洛,“在下信长腰配一扇,愿为谦信公引路。”因为织田信长并不想招惹上杉谦信这个猛人,又让使者说“在下纳西国,谦信公纳东国,尊意何如?”

不过,上杉谦信根本不会再相信织田信长的谎言了,这让织田信长在安土城惶惶不可终日。手取川合战后,被此反信长局势大好所影响,松永久秀再度对织田信长举起了反旗,在信贵山城反抗织田信长,等待上杉军入京。

天正5年(1577年)12月18日、上杉谦信返回春日山城、12月23日汇集6万大军发布远征大动员令,予定天正6年(1578年)3月15日远征开始。

然而,远征予定日的前6日(3月9日),日本的一代军神越后之龙上杉谦信昏倒在春日山城的御用厕所内(可能是脳溢血),到了3月13日,昏迷不醒的上杉谦信逝世,享年49岁。(另有一不太可信的传说是织田信长怕谦信出征,派出忍臭之忍者,躲入春日山城厕所,当上杉谦信如厕时,忍者以长针由后庭之处直刺入脑暗杀得手。)

上杉家的上洛计划,也因此消失于无形,在上杉谦信死后不久,便爆发了继承人之争的“御馆之乱”。幸运的织田信长在紧要关头,总是能让强敌武田信玄、上杉谦信等自然暴毙,说他真是战国幸运儿,也不为过,毕竟运气有时候也是实力的体现。

话说回来,七尾城之战使能登畠山家灭亡,而以后的七尾城与能登则由游佐续光掌握,在上杉谦信死后,织田军帮助长连龙攻击七尾城,游佐续光投降并被处死,长连龙也算报了长氏一门的血海深仇。

本文版权归 八幡宫历史研究会 所有,授权尤尼控领域发布,谢绝转载。八幡宫欢迎大家加入我们,也欢迎志同道合的朋友给我们投稿,具体的投稿事宜或合作事宜请私信我,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无图浏览|手机版|网站地图|尤尼控领域 ( 京ICP备14039202号

GMT+8, 2017-1-18 03:19 , Processed in 0.111585 second(s), 3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5战国立志传2016 Comsenz Inc.